2 22

2014, 2015

2014年已经过去,2015已然开始。时光流逝,很多故事已经发生,我却不知从何说起。一切都按照预想进行,工作事业都很顺利。尤其是从西安到厦门重新谋生的过程,和之前预想的情况相差不大。只是不知为何,心里还是 空荡荡 的。我已经虚岁25了,越长大越孤单。也许,该是找个伴儿的时候了。

2014

2014是本命年,我都做了些什么。生活好像变化很大。可是,细细想来,还值钱没有太大差别:一个人的出租屋,一个人的死宅,公司宿舍的两点一线。我可能习惯了这样的生活。

其实这样也对。从西安到了厦门,最大的期望就是恢复到原来简单的生活:工作兢兢业业,生活波澜不惊。按照计划,我已经做到了。入职云朵网络后工作顺利,没有很多的波澜。我了解、熟悉并加入到整个项目,各种问题中稳步推进,效果良好。云朵有几十名员工,分属各个部门。我作为后端开发,经常和测试妹子们和硬件开发们交流探讨。这也算逐渐熟悉了同事们。总之,现在的工作环境,我是满足的。

生活上,相对于之前的死宅,我有一点点的开放。有几次面基,吃吃饭爬爬山。更多几次电影,跟上一些影视圈的步伐。不过,也就这么多了吧。我终究还是一个不愿意交际的人。这可能是我更落寞的原因。西安还有几个很熟悉的朋友,偶尔聊聊深沉的心里话。来到厦门的时间不长,还没有培养出这样的朋友。同时,我不是性格张扬的人。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,并不会形于色,而是藏在心里。伪装是必须的,不为了应付别人,而是为了宽慰自己。


2014年里,Gogs 的进度没有实现年初制定的roadmap。原本计划2015年春节前发布 v1.0。可惜现在 v0.6 还没完全搞定。不过,无闻 说的5000+ Star倒是做到了。猛然间,我参与了如此受关注的项目,真是倍感压力。我知道,自己能力有限水平一般,希望2015年能继续参与下去,尽心尽力吧!

到厦门后,我在 Github 的活跃度就下降了很多。一方面是这边的工作时间更多,自由时间更少了。另一方面,是忽然间没有了很多的热情。我的心思用在应付新城市的生活上,没有更多的精力专心在开源项目。经过这半年,工作和生活都稳定下来啦,也有余力继续。

如今,Github 上的活动已经成为判断一个程序猿技术能力的重要方面。一直以来我都在放出一些学习的代码,比如一个自己写着玩的php框架,php博客,以及一个Golang的博客GoBlog。后来,GoBlog的用户群逐渐出现。如今我已知的用户有十来位朋友。也许我需要深入的考虑这个东西,如何从一个玩具到一个产品。我有个想法:“做好这个东西,对得起这些支持我的朋友们”。哈哈,不错不错!

2015

智能穿戴设备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。我们公司的产品要如何做好,必然需要一些过人之处。这些优势最终落地在各种技术支持上。因而,新的一年,我要做的还有很多。虽然我不知道会有怎样的新的内容,但是显然它不会是简单的工作。给自己一点鼓励,加油!

Gogs 今年的roadmap还没有出来,不知道工作量会有多少。另外,我打算用 SemanticUIReact.js 来重构整个前端架构。我需要学习这两个新事物,并学以致用。努力努力。

别的话

对于一个伴侣,我有一些开放,有一些保守。比如性别无所谓,年龄要相近……这些表象的东西在乎的不是那么多。有人说,人一辈子遇到的只有两种人:吵过后离开的人,吵过后凑合着过的人。从我父母的婚姻来看,凑合着过的,是大多数吧。就像我妈说的,难道还能离啊!哈。

为什么会凑合着过?因为放下了很多本来的期望。就像本来需要一个高富帅,后来发现一个不高不富不帅的对自己好,也就算了。人总会审时度势。不过说的难听一点,就是得过且过,懒得再找。

我不是一个积极的人。我交际上不积极,认识的人不多,更不要说有更多深入想法的人。心态上我也不积极,所有的悲与痛我都藏在心里。对外嘻嘻哈哈,对内郁结难久。从历史到现在,很多的事情在心里结痂。我不愿意去解开他们,反而在享受他们带来的悲伤和孤寂。蔡说,我是一个别扭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