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 13

年初不爽二三事

今年是本命年,传统上要多加小心。这不,过完年才回来上班,就接连几件事情不爽,无可奈何。

虎齿锁

出租屋的铁门是老式虎齿锁,本来就不容易扭开。这下,根本扭不开,必须要钥匙打开。 甚至有时候钥匙捅半天也不开。

那天我才回西安,开门进屋很方便。等下午和下班回来的室友吃饭出门才发现,门锁不上了。 只能勉强带上门,火急火燎和室友吃完饭回来修锁。折腾了大半天,终于好一些了,可以锁上了。 但是手动扭不开了,必须钥匙,而且钥匙也不容易打开。

第二天下班,和室友商量好去买新的锁。可是猛然发现,回来都要6点了,周围的批发市场都关门了。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五金店,没有这种大锁。还说这种锁很贵的,四五十块钱,你们要去专门锁店找。 尼玛,谁知道哪儿有锁店啊。

终于,无奈了,将就着用吧。

智能电卡

这是我的错,我弄丢了它,哪儿丢的我都不知道啊!!!周三要去交电费,才发现不见了。从晚上10点找到2点,屋里翻了个遍都没见到,死心了。 第二天一早8点半去国家电网问,需要户主的身份证复印件。打电话给房东,求复印件,他说周五送来。回家看了看电表还有18块钱,怎么撑过周三周四啊!9点,一心憋火的上班去了。

也算运气还在,房东下午1点来电话说,如果我有空,他下午就能过来。么么哒,我屁颠屁颠立刻请假回家。3点多房东来了,带上复印件,聊了一下电卡的事情,和下一年合同,走了。

有了复印件,我立马去国家电网补卡。折腾了半天,工本费10块,拿到新卡。然后给我说,先回去插一下电表,再来充钱,尼玛!悲剧的迎着寒风回家,到楼道插一下电卡,家门都没进去,又继续去国家电网充钱。终于在5点,事情结束,在家休息了。

一件白事

正月二十六放假回家,二十七去看了我爷爷。二十八凌晨,爷爷在睡梦中去世。家里人都说,其实他是在等我,就我一个在外地工作。

二十八上午9点,我到现场,磕头;10点,殡仪馆接走。12点从殡仪馆回来,吃饭。13点,带好孝服去姥爷家发丧叩头。18点回家,一天过去。

二十九上午守灵堂。

三十初一初二过年。

初三中午接舅爷爷和表舅,安顿直到晚饭。

初四7点包车去殡仪馆出殡,8点半活化;9点半下葬,11点结束;12点白事会;15点,全部结束。

白事是父辈们操办的事情,我必须跟着。只是到处听他们聊天,各种恩恩怨怨,无可奈何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
这一波事件平息了,希望风平浪静一阵子吧。